郑爽想共同养孩子 张恒拒绝:她状态不稳 曾想自杀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亚洲必赢733net

网易娱乐3月23日报道 北京时间3月22日22点30分,美国当地时间3月22日8点30分,郑爽张恒抚养权案在美国丹佛开庭。此次庭审由网络直播的方式展示,郑爽和张恒本人出席了此次庭审。

郑爽表示自己现在科罗拉多丹佛一间公寓里,签证可停留六个月,目前没有任何关于演艺事业计划,“现在要看我自己孩子的安排。”郑爽还透露称,自己与张恒保持一年半的恋人关系,因为自己年轻时节食,所以心脏不好,害怕亲自生产会有一些风险,并不是出于职业方面的考量。由于健康不允许生育,所以和张恒一起决定代孕,并联系相关机构。

2018年12月两人开始讨论代孕事宜,在网上搜索了一些资料,进行了对比后,选择了两家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代孕机构。自己和张恒于2019年9月27日终止关系,关于孩子,没有具体计划,只是讨论过:“会让他们回到中国,由我们一起抚养 ,张恒也同意这样的决定。”

郑爽表示,2019年9月27日,在张恒的允许下,郑爽看了张恒的手机,里面有很多内容让她很伤心,她怀疑张恒对她的感情,以及她发现了张恒与其他女生的一些关系,这些让她开始动摇。她想过要停止代孕,并通过邮件进行了终止代孕、送养、领养的问询,但她并没有做出任何领养以及停止代孕的决定。

郑爽表示,没有人通知过她两个孩子即将出生的消息和出生医院的地址,所以在两个孩子出生之时,她并不在现场。她也不知道张恒当时在美国。两个孩子出生的时候,张恒也没有通知过她。她在2020年2月联系了代孕机构,询问情况。2020年2月12日,她组建了一个微信群,群里有代孕机构的负责人和郑爽的代理律师,她曾尝试加张恒进群,但张恒不断退群。

2020年7月24日,郑爽收到了张恒律师的邮件,知道了孩子具体的信息,包括出生日期,以及他们当时在丹佛。同时,邮件还附有一个希望她放弃孩子抚养权的附件。

郑爽提到,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赶到美国,是因为她不认为她和张恒会有有效的沟通。张恒曾在2020年10月8日将郑爽父母和张恒父母之间的对话录音。郑爽担心她一旦出现在美国,张恒会立刻曝光她与小孩的所有信息。她说道:“我不能前往美国,虽然我非常想去,因为我想我的孩子受到保护。”她提到,当时有立刻查机票,也做好了隔离的准备。

2021年2月,郑爽来到美国丹佛后,租了公寓,也买了一些小孩的用品。郑爽提出要见孩子,但张恒没有同意。3月10号,郑爽在一个室外的公园里见到了孩子,当时在场的还有张恒、张恒的母亲、郑爽的朋友和育儿教练。郑爽当时非常开心,刚开始接触孩子的时候,郑爽觉得他们有慢慢接受她。但是当张恒靠近时,孩子们会感到不安,很快就哭了。育儿教练跟张恒谈了之后,张恒走远了一些,之后郑爽才和孩子有了更好的相处时间,Luna还在郑爽怀里睡着了。郑爽表示,她当时很激动,但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,给他们更好的耐心,让他们信任她。

郑爽提出的诉求是,希望可以每天都见到孩子,时间可以在一个小时以内。与孩子逐渐熟悉后,希望每周一、三、五可以见他们两到三个小时。如果又进一步熟悉了,希望孩子可以在她家过夜,郑爽还表示她定制了详细的计划。

郑爽表示,她愿意把小孩的需求放在自己的需求之上,“因为我是小孩的妈妈,我一定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。”但她不认为张恒有把孩子的需求放到他本人的需求之上,因为张恒曝光了孩子的信息,并让孩子受到了大众和媒体的议论。

郑爽希望可以尽快见到孩子,她说道:“他们现在还不太会说话,我不希望错过他们第一次讲话的机会。”她还希望可以与张恒共同抚养小孩,她还同意小孩得到护照,希望互相信任的第三方保存小孩的护照。郑爽觉得,孩子需要父母双方的爱,如果他们可以经常见到父母双方,这是对他们最好的。

随后,张恒表示,他与郑爽分手之后,发现郑爽想送养小孩,这在他的个人道德标准上是不允许的。郑爽也提出过要终止代孕母亲的妊娠,但张恒坚决反对。随后,张恒跟代孕机构联系并到美国迎接小孩的出生。

2021年3月10日,郑爽第一次见到孩子,在郑爽与孩子相处的时候,Lucas有哭并跑向张恒,Luna也有哭,但可能因为害怕,所以站着不动。30分钟后,张恒发现郑爽一个人走到了角落了,留下她的朋友和育儿教练在照顾孩子。育儿教练告诉张恒,虽然张恒离他们很远,但他的存在,令孩子紧张。张恒于是打电话给自己的律师,让律师与育儿教练沟通。育儿教练在沟通之后,跟张恒说,希望他能安抚小孩的情绪,等小孩情绪稳定了,再送过去让郑爽与小孩玩耍,然后张恒需要退得更远一些。张恒照做了。但他发现Lucas还在哭闹,Luna就坐在滑梯上不动,张恒感觉他们都很紧张。

张恒还提到,当两人还在一起的时候,郑爽说她对小朋友没有耐心,之所以想生小朋友是因为张恒有耐心,所以希望小孩子生出来之后,张恒可以照顾小孩子。孩子出生之后,张恒有给郑爽发信息提到孩子的相关事情,但郑爽都没有回复。

张恒表示,从2018年到2020年,郑爽一直在跟张恒说她状态不稳定。2018年和2019年,郑爽告诉张恒和张恒的妈妈她有抑郁症的问题,她想要自杀。2018年6月份到8月份期间,郑爽当时在拍一部影片,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不吃不睡也不开灯,也不去剧组拍戏工作,当时张恒在英国出差,郑爽的父母打电话让张恒从英国回来照顾她。2019年,郑爽在淘宝上买了药,说她吃20颗就可以死去,张恒本来以为她是开玩笑,但其实她有把药瓶放在枕头底下。有一天她准备吃这个药,张恒正好回来的时候发现了,并阻止了她。张恒曾想办法让她去看医生,但郑爽不同意。她说她是明星,这是她的隐私。

因此,张恒觉得郑爽情绪不稳定,如果郑爽与孩子在一起,他会有非常大的顾虑。他还说道:“我不能把孩子送到虐待动物的人手里去,因为郑爽曾经虐待过狗。”

张恒表示,他不认为他可以跟郑爽共同抚养孩子。但他愿意今后与郑爽共同做孩子的决定。而且,在郑爽没有做精神鉴定之前,张恒希望她与孩子见面的时间要被限制。

此次庭审经历了近八个半小时,最后法官决定于4月6日开庭再审。

(责任编辑:江雪茹_BJS13613)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